Miyabi

小宇宙
:)

時間總是無情
十年前你說不能沒有你
十年後你說少了你不會有差別

磨去了稜角
圓潤的表面有歲月累積的傷痕
多希望有人能理解⋯⋯

失落都是因為心疼啊

CEO與貓罐頭 - 06

這裡沒有光。

權志龍沒去過深海,但電視上都是這樣形容的——漆黑、深不見底,一片死寂。人類無法輕易到達。

雖然沒有光,但當他伸出手,還是能看見自己蒼白的肌膚。所以他想,自己是在夢裡面,而夢的場景就像深海般幽暗。

深海裡還有深海魚跟大王烏賊呢,怎麼這裡空蕩蕩的?權志龍眨眨眼睛,試圖在一片漆黑當中尋找不同之物。

像是回應他的要求似的,有個光點向他靠近,從原本指尖大小的螢光,一眨眼就變成籃球般大小。

呀,可千萬別是大王烏賊啊。

光點越靠越近,隱約可以看出是個人形。他認出那是小時候的他,約莫8、9歲,穿著破舊的衣服,臉上還有傷。

剛到孤兒院時,因為年少體弱被欺負得很慘,後來他稍微大了一點,終於懂得生存的方法,日子才變得好過起來。

14歲便到外頭打零工,直到18歲離開孤兒院,到一間小小的經紀公司上班。21歲他成為某個小模的經紀人,熬了4年,小模終於有了上位的機會,卻選在這時跟他告白,差點鬧出緋聞,把辛苦建立的名聲毀於一旦。

後來,小模被雪藏,他也被趕出經紀公司。權志龍不怨她,卻再也不想和她有任何關聯。

「你呀,運氣真不好。」權志龍摸摸小孩兒的頭,對上他漠然的眼神,「爹不疼娘不愛,在孤兒院被欺負,出社會遭壓榨,明明沒犯錯還被資遣。」

這輩子好像,沒遇過幾件好事。

小孩兒仍是面無表情,淚水卻在眼眶裡打轉,他緊咬著下唇,克制著自己的情緒。

權志龍很心疼,他抱著瘦小的身軀,寬大的手掌在小孩兒背後溫柔地安撫著。

「我能夠得到幸福嗎?」小孩兒哽咽著,微弱的語氣透著強烈的渴望。

不知怎的,權志龍腦海中浮現一張臉,那人工作時很嚴肅,卻總對自己笑得毫無防備,被燙到時還會撒嬌求安慰⋯⋯在最狼狽的時候,一口咬定自己不是壞人,無條件對自己好的人。

他還抓不住心裡的感覺,像羽毛輕撫,癢癢的,卻搔不到。他只知道自己也想對他好,寵得無法無天的那種。

「會的,幸福離我們不遠了。」在被鬧鐘的嗶嗶聲喚醒以前,他聽見自己這麼說。

CEO與貓罐頭 - 05

李勝利坐在辦公桌前,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打,聚精會神在處理企劃案,他已經維持這姿勢一個鐘頭了。

暫時擔任秘書的權志龍從外面買了兩個便當,一打開蓋子香氣四溢,整間辦公室都是炸排骨的香味。

可眼前的人卻像聞不到似的,依舊專注地盯著螢幕,連頭都沒有抬起來。

「勝利,啊——」權志龍舀了一湯匙的飯,既然沒空那他也不介意用餵的,「好乖,來,再一口。」

李勝利就著權志龍的餵食吃完整個便當,腮幫子跟松鼠一樣塞得鼓鼓的。權志龍笑著捏起他唇邊的飯粒,很順手地放進嘴裡。

李勝利這才抬頭看了他一眼,「不髒嗎?」
「呀!李社長的怎麼會髒?」權志龍故作生氣的樣子,然後滿意地欣賞李勝利窘迫的表情。

李勝利是長子,從小就十分獨立,什麼事都習慣一個人完成,但自從權志龍住進他家,一些生活習慣就慢慢改變了。例如,有個人幫你搭配造型,吃飯時會用熱切的眼神注視著你,睡前環著自己的腰說沒有安全感要抱著才能入睡⋯⋯

唔、好像很多習慣都被改變了。李勝利一邊想著一邊喝了口湯,不專心的結果就是華麗麗地被熱湯燙了舌頭。

「你!才剛叫你小心燙而已!」
「哥,我疼⋯⋯」李勝利淚眼汪汪,伸出粉紅的舌頭討安慰,權志龍捧著他的臉頰,呼呼地朝燙傷的部位吹氣,臉上的擔憂清晰可見。

——最大的轉變應該是學會了撒嬌,也有人可以撒嬌。李勝利覺得心裡癢癢的,被燙著了卻仍覺得開心。


--


希望你們看得開心(羞)

也可以跟我聊聊天呀☺️

CEO與貓罐頭 - 04

李勝利沒想到權志龍做的這麼好,原本想著臨時上工,能站著拍出幾張好照片已是萬幸,殊不知權志龍的形象非常對廠商的胃口,況且他信手拈來就是一個完美的pose,攝影師拍得意猶未盡,還多拍了幾張主題外的照片。

小助理Amber握著粉嫩的小拳頭,興奮得不得了,除了慶幸危機解除,更大的喜悅是源自於鏡頭前的俊俏男子。

啊啊啊不行不行,還在工作呢!Amber拍拍自己的臉頰,卻發現連自家李社長也看得入迷,好像連眨眼都捨不得。

權志龍結束拍攝後,發現李勝利不見了,他左瞧瞧右找找,最後才在樓梯間找到正在通電話的李勝利。

似乎正在談重要的公事,李勝利的表情有些嚴肅。對方正在討價還價,李勝利捏了捏蹙起的眉心,思索著該如何應對。

有一綹髮絲突兀地垂在額前,李勝利絲毫未覺,於是權志龍靠近他,伸手替他整理頭髮,又體貼地調整好領帶的位置。

李勝利看向權志龍,嘴角微微上揚,眼裡的氣焰突然消失了,那一瞬間權志龍覺得他不是李社長,是小他兩歲,乖巧柔軟的男孩。

多麼希望,他溫暖的笑容只為自己綻放。權志龍有些失神,正好攝影師朝他們走來,打斷了兩人曖昧不明的氣氛。

「你之前的職業是什麼?」
「曾經想當經紀人。」
「轉行吧,你的表現比很多線上的模特還要好。」

攝影師遞了張名片給權志龍,說如果有適合的案子一定找他。權志龍笑著收下了,然後把李勝利的名片遞給攝影師。

---

GN💭

CEO與貓罐頭 - 03

後來也就順理成章地住下來了,無家可歸的權志龍開始了與李勝利的同居生活。

離開從小生長的孤兒院,想著找份工作度日卻被騙錢還被轟出門,搞到最後連錢包也被偷了,還暈倒在別人家門口,這麼衰毛的事讓權志龍覺得自己像隻流浪貓。

幸好遇到了不知該說善良還是蠢的李勝利,平安度過了生病的晚上,還好心收留他一起生活。

「你應該很喜歡撿小貓小狗回家吧?」
「呃,被你發現了。」

然後李勝利得意地向權志龍展示他堆滿整個櫃子的貓罐頭。

「萬一我是壞人怎麼辦?」權志龍皺眉,理了下李勝利襯衫的領子,然後打了個漂亮的領帶結。「你不是,所以沒有萬一。」李勝利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表示很滿意。

在家裡看起來乖巧柔順的男孩,穿襯衫打領帶,合身的長褲配上擦得晶亮的皮鞋,再梳個油頭,看起來也挺有模有樣的。

「心地善良的李社長,請問我今天要幹嘛?」權志龍也打理好了,全身上下都是李勝利的行頭,休閒款的襯衫卻被他穿出時尚氣息,李勝利自歎不如。

「先去補辦身份證跟健保卡,然後跟我去公司,我安排工作給你。」

於是兩人一起上了車,才剛駛過第一個紅綠燈,公司的人就來了電話。小助理慌慌張張的,用幾乎要哭出來的口氣說模特臨時出狀況來不了了,又找不到條件相當的模特,社長怎麼辦呀⋯⋯

「冷靜,模特再找就有了,妳先說說這個模特的身體條件⋯⋯長得好看?廢話!肌肉不能多不能少、身高170以上180以下?這還算好辦⋯⋯最好要有刺青跟耳洞⋯⋯」李勝利一邊聽一邊把視線鎖定在權志龍身上。「Amber我這裡剛好有個適合的,發攝影棚的地址給我,立刻帶他過去。」

權志龍表示:我的人權呢?

CEO與貓罐頭 - 02

權志龍醒來的時候,全身暖融融的,嗅到的是淡雅的香水味而非預料中的醫院消毒水味。

他想起身,但身體跟石塊一樣沈重,於是他放棄了這念頭,專心回想暈倒的前一刻。

雨。
狂風。
颱風夜。

MD那群人居然選這種天氣跟他翻臉⋯⋯

「哦,你醒啦?」一個颯爽的聲音打斷了權志龍的思考,他看向對方,和他差不多年紀的男子端著一碗粥走了進來。

李勝利褐色的短髮乖巧地服貼在額前,唇邊淺淺的笑意讓權志龍忍不住卸下心防。

「這裡⋯⋯是你家?」聲音沙啞的可怕,李勝利趕緊遞上一杯水,就著吸管先讓權志龍潤潤嗓子。

「昨晚你昏倒在我家門口,一下說冷一下說討厭去醫院,沒辦法只好讓你先進門了。」李勝利放下水杯,伸手去拿粥,「你不會是壞人吧?」

權志龍只覺得想笑,世風日下,這個傻子隨隨便便把人撿回家,真是不怕死。

李勝利扶著權志龍坐起來,確認他自己喝粥也沒問題後,就坐在一邊照看著他。

「你昨晚還發燒呢,38.2度,整個身體跟著火似的,幸好退燒藥有效。」
「你餵我吃的退燒藥?」
「呃,嚴格來說,不是用餵的。」
「那是用灌的?」
「呃⋯⋯用塞的。」

李勝利紅著臉從抽屜拿出一盒藥劑,上面清清楚楚寫著四個粗體字:肛.門.塞.劑。

權志龍突然覺得自己被玷污了。

CEO與貓罐頭 - 01
權志龍 x 李勝利

李勝利喜歡小貓小狗,學生時期常會偷撿流浪貓狗回家,被爸媽發現後總會挨罵,然後再一起想辦法安置牠們。

但自從創立公司以後,每天忙得焦頭爛額,鮮少有機會照顧街頭的流浪貓狗,只能定期匯款給相關的慈善機構聊表心意。

後來李勝利想,大概是做太多善事,才會撿到像權志龍這樣的寶吧。

那天是颱風夜,雨嘩啦啦地下,風吹得行人東倒西歪,幸好李勝利的住處離公司開車只需15分鐘車程,也不會經過淹水的路段,沒有耽擱多久便到家了。

⋯⋯?

有個人瑟縮在家門前,渾身濕透,不知在風雨中待了多久,嘴唇已有些泛紫。李勝利第一個反應是伸手去探他的鼻息,幸好,雖然微弱,但還是有在呼吸的。

「喂你!聽得見我的聲音嗎?」

對方的嘴唇微微地顫抖,李勝利問了三遍,才聽見幾不可聞的:「冷⋯⋯。」

親愛的
回憶我們共同 走過的曲折
是那些帶我們 來到了這一刻
讓珍貴的人生 有失有得

有什麼被破壞了
就有什麼該更新了